蝴蝶缘7

蒋青岩和张澄江、顾跃仙三人都理会不出来。蒋青岩道 :“这 头两句,像是为我等婚姻之事。‘东飞’,是要我们东去。后六句着何解说?”张澄江道 :“小弟近日内正要拉两兄同渡钱 塘,共游东浙,访山阴之胜。今日看来,正合了这个帖儿,何不明日即便起身,试走一道?兄意何如?”蒋青岩和顾跃仙都喜道 :“弟辈亦有此兴久矣。倘得吾兄相携,诚为快事。明早 各去束装,午间便渡江如何?”三人商议已定,蒋青岩吩咐家中安排酒肴,送在湖船上看月。正说间,乌云陡起,雷电交作。

蒋青岩向张澄江、顾跃仙叹道 :“天道莫测。即一饮一酌,皆 不有预定。古人云:‘行乐当及时。’此语良可念哉!”张澄江和顾跃仙都为之浩叹。蒋青岩便教将酒席摆在厅上,三人同饮。饮至二鼓,三人同榻而卧。

次日黎明,张澄江和顾跃仙各自回家收拾行李。午饭后,蒋青岩和顾跃仙都到了。三家各带二三个家人、书僮,押了行李,一同出城,上了渡船。这日风顺,不上一餐饭时,已到了萧山县。次日早起到绍兴城外,觅了一所洁净僧房住下。蒋青岩和张澄江、顾跃仙议定,先游会稽。隔夜,吩咐家人雇下三乘轿、三头驴。次早,各带了一个童仆及随身铺盖,其余的家人看守行李,一齐起身,望会稽山来。

这会稽山是海内名山,奇秀甲于天下。道书所谓“第十一洞天”者,是也。这山内所有古往今来的胜迹,不可枚举。蒋青岩同了张澄江、顾跃仙一路行来,到了

蒋青岩和张澄江、顾跃仙三人都理会不出来。蒋青岩道 :“这 头两句,像是为我等婚姻之事。‘东飞’,是要我们东去。后六句着何解说?”张澄江道 :“小弟近日内正要拉两兄同渡钱 塘,共游东浙,访山阴之胜。今日看来,正合了这个帖儿,何不明日即便起身,试走一道?兄意何如?”蒋青岩和顾跃仙都喜道 :“弟辈亦有此兴久矣。倘得吾兄相携,诚为快事。明早 各去束装,午间便渡江如何?”三人商议已定,蒋青岩吩咐家中安排酒肴,送在湖船上看月。正说间,乌云陡起,雷电交作。

蒋青岩向张澄江、顾跃仙叹道 :“天道莫测。即一饮一酌,皆 不有预定。古人云:‘行乐当及时。’此语良可念哉!”张澄江和顾跃仙都为之浩叹。蒋青岩便教将酒席摆在厅上,三人同饮。饮至二鼓,三人同榻而卧。

次日黎明,张澄江和顾跃仙各自回家收拾行李。午饭后,蒋青岩和顾跃仙都到了。三家各带二三个家人、书僮,押了行李,一同出城,上了渡船。这日风顺,不上一餐饭时,已到了萧山县。次日早起到绍兴城外,觅了一所洁净僧房住下。蒋青岩和张澄江、顾跃仙议定,先游会稽。隔夜,吩咐家人雇下三乘轿、三头驴。次早,各带了一个童仆及随身铺盖,其余的家人看守行李,一齐起身,望会稽山来。

这会稽山是海内名山,奇秀甲于天下。道书所谓“第十一洞天”者,是也。这山内所有古往今来的胜迹,不可枚举。蒋青岩同了张澄江、顾跃仙一路行来,到了山下,寻了一个幽静的下处,安了铺陈,他主仆六人便一齐入山访古问胜、穷幽极奥,一连游了数日。或登高、或眺远、或饮酒、或赋诗、或悲歌长啸,无所不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