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自由”(三)




闲话“自由”(三)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二千三百七十一
 
 
  《闲话“自由”》和《闲话“自由”(二)》发表之后,有位“知青”在我的博客上跟贴讽刺--两篇宏文“闲话‘自由’”,凡夫大众仍有不着边际之感。“一般人看不懂的生涩文字”大概如是吧!先生乃当代卢梭也。
 
  继而,这位“知青”又如是道--学生非学者,乃一大众化的了俗子,“表达‘自由’就非常简单”(哎,看这酸样儿!既已班门弄斧了,又何必说什幺“学生”呢?)--“自由:是基本人权之一,也就是说(自由)是(人的)一种权利”。
 
  好,算你说的简洁。那幺,是不是可以反过来说--人权:是基本自由之一,也就是说(人权)是(人的)一种自由--呢?如此,那“自由、民主、人权、法制”、不就可以颠来倒去地玩?那幺,人类社会还会有思想或理论吗?君以为、思想或理论就是在人家的文章后面跟贴、白话几句?君以为、这就是聪明?
 
  这位“知青”,早几年就在我博客上跟贴--他烦李敖意淫诺贝尔文学奖,他认为我和他有望问鼎诺贝尔文学奖。我实在不好意思发问--君有何作品?
 
  当然,意淫诺贝尔文学奖或和平奖,也不一定非有作品、非有思想;反正是意淫(这属君的思想自由、君脑海里思维活动的自由),但这不白白浪费自由吗?不如意淫下范冰冰、也好快活一把是不?
 
  以上,仅仅是两篇《闲话“自由”》发表后的一个小插曲。我知道:我的“闲话‘自由’”,在网络上、在如今都扒网的学者中,震动极大--在海外,有一博客,访问量一下子多了几十万。在境内,也出现了几千访问量的帖(这在我遭中西方围剿后,是罕见的)。
 
  在顾粉团,有卢德素的《两个单元说灵肉 三篇闲话论自由——顾学研讨之十四》。这是单独推广“自由永恒”的第一篇,文章写得相当的好!唯“文本界面的自由,包括倡导自由和反对自由,如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和周有光的‘网络是第五大自由’,即倡导自由,而毛的《反对自由主义》就该是后者”中的“而毛的《反对自由主义》就该是后者”不够准确,我有必要澄清一下。
 
  毛泽东的《反对自由主义》,写于,该文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列举了自由主义的11种表现。那幺,我们来看看都是些什幺样的表现--第一种,主要讲“一团和气”;第二种,主要讲“背后批评”;第三种,主要讲“明哲保身”;第四种,主要讲“命令不服从”;第五种,主要讲“闹意气,泄私愤”;第六种,主要讲“不争辩,不报告”;第七种,主要讲“漠然置之”;第八种,主要讲“听之任之”;第九种,主要讲“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第十种,主要讲“摆老资格”;第十一种,主要讲“自己错了,又不想改正”。
 
  显然,以上11种表现,是处世方法、个人作风问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主义。
 
  以上,我已经领着大家重温了毛泽东的《反对自由主义》;下面,也领着大家重温一下“自由主义”--
 
  为争取共识,引用百度百科--自由主义(英语:Liberalism)是一种意识形态、哲学,以自由作为主要政治价值的一系列思想流派的集合。其特色为追求发展、相信人类善良本性、以及拥护个人自治权,此外亦主张放宽及免除专制政权对个人的控制。更广泛的,自由主义追求保护个人思想自由的社会、以法律限制政府对权力的运用、保障自由贸易的观念、支持私人企业的市场经济、透明的政治体制以保障每一个公民的权利。
 
  百科--古典自由主义发源于17世纪和18世纪,也因此,它通常被视为由于工业革命和随后的资本主义体制而产生的一种意识形态。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思想自由、自我负责,和自由市场等概念最先也是由古典自由主义所提出,后来才陆续被其他政治意识形态所采纳的。古典自由主义反对当时绝大多数较早期的政治学说,例如君权神授说、世袭制度和国教制度,强调个人的自由、理性、正义和宽容。
 
  百科--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是英国现代资产阶级政治思想的主要派别。主张在新的历史时期维护资产阶级个人自由,调解社会矛盾,维护资本主义制度。因而成为一种经济自由主义的复苏形式,自从1970年代以来在国际的经济政策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新自由主义指的是一种政治—经济哲学,反对国家对于国内经济的干预。还提出自由应该是制度框架内的自由。
 
  百科--在美国自由主义一词早已改变了原意,哈耶克认为涵义的改变是从罗斯福任内开始的,罗斯福实行的新政在当时被贴上社会主义和左翼的卷标,由于担心这些标签的负面影响,罗斯福于是改自称为自由主义者。自从那时开始,自由主义一词在美国改变了涵义,与原本18和19世纪的自由主义完全不同了。
 
  罗斯福关于自由的言论,最最着名的、就是1941年在美国国会大厦发表的演说;当时,他提出:“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及免于恐惧的自由”。
 
  至此大家该明白了吧?毛泽东嘴里的“自由主义”,与自由主义是风马牛不相及!
 
  毛泽东,是典型的、打着“反对自由主义”的旗号,在组织内、强化组织约束。一如他在文章中所说,“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以个人利益服从革命利益”;他,灌输的是整体至上的一套价值观。
 
  如果要说反对,毛反对的是组织内的个人自由。毛泽东在“自由”的后面、加了个“主义”,把个人的自由与一些不好的处世方法、个人作风问题,上纲上线成“自由主义”。
 
  毛泽东的做法,是以“理论”棒子的高压态势,打击一些不好的处世方法和个人作风,从而收紧组织内部的个人自由,让组织结构在无形中形成铁板一块,从而也让整体至上价值观具体化,推动组织内的个人不假思索、义无反顾地去冲锋陷阵。
 
  在以上的同时,毛泽东抹黑了作为马主义的社会主义的对立面的、真实的自由主义。可以说:毛泽东,根本不懂、也不了解自由主义。他不过是盲从马克思列宁主义,为实际斗争需要、信口开河、随意把不良作风归结为自由主义,抹黑自由主义。如,在《反对自由主义》第二自然段的开头,他道:“但是自由主义取消思想斗争,主张无原则的和平”。显然,这是栽赃的手法。我们都知道--自由主义之本身,就是斗争的产物。
 
  卢德素在《两个单元说灵肉 三篇闲话论自由》中还提到:“走笔至此,我想拉出两个比较正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家来与顾晓军先生比拼一下‘自由论’。一个是写专着《人的自由和真善美》的冯契,一个是写《自由新论》的吴江。吴江的《自由新论》新在直面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实践缺失‘自由’的事实,积极向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实践引进‘个人自由’、‘言论自由’、‘思想自由’,而没有更多新意。冯契的《人的自由和真善美》,给出自由的定义是‘自由就是人的理想的实现’,主要的观点是‘人类的自由就在于达到真、善、美的统一’。吴江,正本清源,由过去走向现在。冯契讲自由理想的实现,从现在走向未来。近水解不了饥渴,远水更加解不了饥渴。我们需要现在的‘自由’,受“公正”制约、得民主(民权)保障的‘自由’,那就是顾晓军先生的自由论,囊括人类的现实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自由永恒论’。”
 
  冯契的“自由就是人的理想的实现”,是歪理邪说。理想是对未来的美好想象,人生苦短、实现的可能很小。如是,是否人的一生就不该有自由?而所谓“人类的自由就在于达到真、善、美的统一”,也胡说八道--真,是真实;善,是良知;美,不需要解释。如果要让这三者高度统一,那就只有--意淫。如此,岂不是--人类的自由就在于达到意淫--吗?如此可见:马克思主义者,都是意淫家。
 
  “知青”还道“首篇里的出现了‘首先’,二篇中仍未见‘其二’,相信一定会出现在(第)三篇中。应该算(至少)是超过卢梭的‘大思想家’。按理,还会有四篇、五篇推出”,那就请君等着,如何?
 
 
              顾晓军 2013-10-30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