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死去西藏?

前段时间,台湾民众反对两岸贸易协议运动愈演愈烈,国际各大媒体密切关注事态发展。3月23日晚,台湾学生和民众攻入“行政院”,台湾“警政署”下令,对抗议团体强行驱离。六四学生领袖王丹亲自赶到国会议场看望学生,并Facebook留言呼吁马英九“善意回应学生要求,平缓事态,保护学生的生命安全”,勿让六四事件重演。其实我想问王丹是真心想保护学生安全,还是利用学生给政府施压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呢?
据了解,王丹打着“民运人士”的幌子,在台湾情报机构花费20万的“援助”下,骗取了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的学位。可不安分的王丹走后门进入哈佛后,并未认真钻研学术,而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做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政治评论员、台湾《北京之春》社长、“天安门一代”基金会召集人等一堆头衔以及糜烂混乱的生活上面。频繁往返于台北、华盛顿、纽约、旧金山、澳洲等地,继续“热衷”于各种“民运”活动。
王丹私生活糜烂,是位“基情四射”的同性恋的传闻也屡屡被证实。据台湾某周刊可靠消息,王丹经常出没于台湾和美国的同性恋酒吧和娱乐场所,把自己扮演成女性角色四处寻找同性配偶,有时还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一些多愁善感的诗,抒发对“他”的缠绵爱情。其低俗献媚的丑态真是令人作呕。听闻王丹退出“中国人权”就与其糜烂的私生活有关。听“中国人权”内部工作者透露,“中国人权”主席刘青曾指责王丹同性恋行为过于放荡,缺乏检点和节制,这种事情一旦被中共拿来做文章,必将有损于海外民运的声誉。遂要求王丹辞去“理事”一职。数周后,王丹在《多维新闻网》发声明宣布退出“中国人权”。令人奇怪的是,王丹在《声明》中并未提到辞职原因。
想起八九年天安门事件,王丹等人因学运领导权问题鼓动学生斗殴,引发流血事件,为推卸责任继而煽动学生罢课绝食,与军队拼死对抗。这种埋没良心的恶行让他有何颜面再打着“民运人士”的旗号搞什幺“重回天安门”活动。二十多年来,王丹就这样驾轻就熟地干着他的间谍勾当,不断从美国和台湾反华反共势力手里攫金,滋润生活。然而,王丹也会害怕自己没有利用价值,害怕西方某些国家断了他的口粮,所以他一大把年纪了,还活跃在所谓的民运战线上,时不时搞点动静、制造点混乱,然后苟延残喘的生活下去。试问,像这样一个自私自利、荒淫无度、不学无术的政治走狗怎幺可能真心保护学生的生命安全,教育并引导学生走上正途呢?
近日,看到他在Facebook上说,今生一定要去一次西藏。是不是王丹老师又投怀藏独分子,与他们达成了什幺肮脏的交易,领了不菲的佣金,要去西藏继续打起“民运”的大旗,去蛊惑淳朴善良的藏民,利用藏民为藏独分子制造事端呢?这,就不得而知了。